<b id="i8nhx"><optgroup id="i8nhx"></optgroup></b>
<track id="i8nhx"></track>

      靖江網>新聞>社會

      成都城鄉多家小超市被打假 賣15元東西賠償要2萬

      來源: 成都商報 日期:2018-10-22 09:37

        王師傅在鎮上經營日用品超市已經4年了,在他的店里,大到行李箱、被褥,小到指甲刀、牙簽,生活用品一應俱全。鎮上購物的人流并不大,一年算下來王師傅凈收入約3-5萬元。直至今年9月,這份生意的平靜被一紙訴狀打破。

        有公司起訴他銷售假冒的啄木鳥牌美工刀片,涉嫌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,索賠2萬元。王師傅打聽發現,附近還有6家商店也因銷售的日用品涉嫌侵權惹上了官司。為了應訴,王師傅先后加了3個“超市維權”的微信群,共計超過100人,發現他們都面臨著與王師傅相似的官司。

        成都商報記者了解到,成都法院網的開庭公告上顯示,10月19日,僅是一家名為宏聯國際貿易有限公司作為原告開庭的商標權、著作權侵權案子就有22件,被告方均為超市、百貨商店,遍布新津、郫都、溫江、大邑、邛崍、崇州、都江堰等成都周邊市縣。

      ▲被訴侵權的刀片

        被訴

        賣了15元賠償要2萬 多家小超市被打假

        王師傅收到的起訴書上寫道:“啄木鳥”牌美工刀片系原告寧波市福達刀片有限公司旗下品牌,1997年,該公司便取得了“啄木鳥”(圖形商標)的注冊商標專用權。由于王師傅未經原告許可,銷售涉嫌侵權的商品,給原告造成較大經濟損失。而在另一份由山東省萊蕪市鋼都公證處出具的公證書上顯示,一家名為萊蕪市萊城區海納慧通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(下稱萊蕪海納慧通)稱其依知識產權權利人授權,向公證處申請辦理證據保全公證。2018年1月25日,萊蕪海納慧通委托的代理人楊某與2名公證人員一同來到王師傅的店,楊某以普通消費者身份購買了5盒啄木鳥美工刀片,并取得購物收據。隨后回到山東的公證處,公證人員對所購物品拍照并封存。

        “1月來買的東西,9月才起訴,時間過了這么久,我根本不記得有這樣一撥人來買過刀片。而且刀片一盒3元,5盒才賣了15元,我完全沒印象,不能確定他們是不是在我這買的東西。”王師傅同樣將這些話告訴法院,但根據法律規定,他必須要拿出證據,要么證明東西不是他賣的,上述人沒來買過刀片;要么證明自己對假貨不知情,而且能提供合法的進貨渠道。

        但這并不容易。張先生的百貨超市離王師傅的店不遠,他因為售價8元的編織袋上印了“大嘴猴”圖案,涉嫌侵犯原告商標獨占許可使用權,也被起訴索賠2萬元。“我找到了當時進貨的單據,但單子上沒明確寫‘大嘴猴編織袋’,法院說這不能證明確切的進貨信息。但我們一般進貨收據都寫得很簡單,別說牌子名稱,有時只寫貨號,也不蓋章。”張先生說。

        與張先生一樣,因未經許可而銷售印有“大嘴猴”圖案的商品,被告的還有4家商店,原告均是宏聯國際貿易有限公司,剩下一家商店則與王師傅遭遇相同,也因賣啄木鳥美工刀片被訴。這幾家商店的老板告訴成都商報記者,對方索賠的手段非常相似,由萊蕪海納慧通委托代理人,于今年年初帶著山東萊蕪的公證人員到成都,然后在他們的店里購買涉嫌侵權商品,取得購物憑證,再由公證人員拍照封存,保全證據。此外,購買商品的時間與立案起訴幾乎都間隔超過半年。

        “店里的監控一般最多只能保存3個月,有的甚至10多天就自動覆蓋刪除了,所以不能通過監控確認他們是否到店里來過。他們出示的購物收據上雖然蓋了章,但我怎么知道這收據對應的商品是什么?”因賣了印有“大嘴猴”圖案的枕套被訴,肖女士感到委屈。在法院寄給她的材料中,附帶了對方保全的購物收據,上面寫的品名為“鹿毛枕套”,并加蓋了店鋪印章。

        質疑

        是打假還是賺錢“套路”?

        收到起訴書后,這幾戶商家便把涉案商品撤下,但王師傅坦言,如果真的是假貨侵權,那對他們這些小商販來說,是防不勝防。

        “一般進貨時,只看哪種圖案好看、好賣,價格合適就行,根本沒注意、也不在乎那圖案是不是名牌,也不會因為多了一個圖案,就抬高價來賣。再說了,那么多牌子哪能都認得到?廠家和批發商也沒有告訴我們這是個品牌。”肖女士店里的“大嘴猴”枕套售價13元,與其他同質地、同批進貨的枕套價格基本無差。經營店鋪3年多,肖女士說從來沒有顧客因買到的東西是“仿貨”來找過,“這個價錢買的東西是不是牌子,他們(消費者)心里肯定清楚。如果說了要買正品,我們肯定不會拿假貨仿貨來當正品賣,那價格都不一樣。”

        但另一方面,名牌、價高的商品在肖女士、王師傅這樣的城鄉小超市里銷量不高,擺在肖女士店里的一瓶約1000元的正品茅臺酒,上架快1年了也無人問津。所以,物美、價廉的產品是他們進貨時的首選。

        幾天前,同樣因賣啄木鳥美工刀片被訴的楊先生去法院旁聽了同行的庭審,他不贊同原告稱自己是“打假維權”,他認為整個相似的“打假套路”最終目的是為賺錢,商店直到最后一個訴訟環節才知情,找證據都難。“如果是為了打假,為什么不直接通知我們下架假貨?為什么不去找生產、批發源頭,偏要找末端的零售商?”

        王師傅還在自己的本子上算了一筆賬,他和被訴同行售出的涉嫌侵權商品價格基本都是10多元,但對方索賠要2萬。剔除對方往來成都的交通費、公證費、律師費等開支,勝訴一場就有收入,放之全國這么多個省市,如此多的城鄉小超市,王師傅認為那是一筆相當可觀的收入。“他們這是在‘撿財’,根本不是打假!我們周邊這些商店人流并不大,一年算下來每家只能收入個3萬、5萬,好一些可能有10來萬,但哪能經得起這樣‘打假’,一下子幾乎拿走了1年的利潤。”

        教訓

        盡量辨別假貨 但認品牌有難度

        旁聽庭審那天,楊先生數了一下,同一天開庭的被訴商店約有7、8家。而在成都法院網的開庭公告上顯示,10月19日,僅是宏聯國際貿易有限公司作為原告開庭的案子就有22件,被告方均為超市、百貨商店,遍布新津、郫都、溫江、大邑、邛崍、崇州、都江堰等成都周邊市縣。“我查了一些判決,很多都是商店敗訴賠錢。”楊先生說。

        一件十幾塊涉嫌侵權的商品可能損失幾萬塊的盈利,這代價對這些小超市來說不小。“以后嘛,肯定要多個心眼,凡是跟‘大嘴猴’有關的貨我都不進了,跟批發商進貨的時候,盡量讓他們把單子寫得清楚點,把牌子名稱都寫上去。”賣“大嘴猴”床單被起訴的詹女士說,但她同時又很憂慮,“市場上那么多牌子,今天我認識了大嘴猴和啄木鳥,明天說不定又有哪個不認得的牌子來維權,這樣下去無窮無盡,我們的生意也不用做了。”

        一旁的向先生也認為,如果要打假,希望能從源頭做起,工商部門或者商標權利人到造假生產廠、批發商打假,杜絕假貨仿貨流入市場,商店也自然不會進貨銷售。

        成都一市場和質量監督管理局執法大隊的工作人員表示,商家銷售涉嫌侵權的商品屬于打“擦邊球”的行為,一經發現,會依法進行相應查處。“發現這類售假的途徑一般分為在定期檢查中主動發現,消費者投訴舉報以及商標權利人投訴等。但相對于食品安全這類直接影響人身健康的質量安全問題,商品商標侵權的問題不易被發現。作為商家本身,需要承擔驗貨、把關、保證貨品來路正當的責任,售賣假貨仿貨甚至知假賣假都會誤導消費者,違反相應法律法規。”

        商標權利人:

        打假訴訟所得賠償款給打假團隊

        10月17日下午,記者聯系上啄木鳥刀片商標的權利人寧波市福達刀片有限公司(下稱寧波福達),其公司銷售部的方女士告訴記者,打擊小商販、小超市不是他們的根本目的,市場上售賣假的啄木鳥刀片比較泛濫,這對其公司業務、名譽等都造成較大影響。此外,方女士說,寧波福達與打假團隊是合作關系,而非雇傭關系。“我們找了律師團隊、代理公司幫助公司打假,但訴訟得到的賠償款不歸我們,歸這些打假團隊,同樣我們也無需支付打假費用。所以,我們目的就是為了制止假貨泛濫,制止侵權,而不是以此牟利。”

        方女士說,整個打假過程,寧波福達只出具相應授權和蓋章鑒定貨品真偽的文件,其他環節并不參與。“目前我們公司也關注到了很多小商販被打假索賠的情況,也跟打假團隊溝通過。公司初衷是希望打擊一些大型生廠商和批發商,找到假貨源頭,但實踐中需要一個過程。”方女士表示,刀片的價格較低,利潤空間并不大,不乏一些商販在進貨時會因為假貨價格更低,僥幸進貨來賣。如果他們沒有售假,也不會遭到索賠。“我們更愿意和這些商戶達成和解,讓他們停止售賣假貨,可以聯系我們正品廠家進貨,這樣對大家都有益處。”

        維權方律師:

        我們與“職業打假人”不同

        宏聯國際貿易有限公司一方的代理律師劉律師告訴成都商報記者,此次開庭的多件“大嘴猴”侵權糾紛都是由他代理,但他稱自己與萊蕪海納慧通不是一撥人。“萊蕪海納慧通是代理證據保全,我是受律所指派出庭應訴的律師。我們跟職業打假人不同,職業打假人以打假牟利,而我們是受知識產權權利人的授權委托,替他們維權。”

        除了起訴商店侵權索賠外,對于商家質疑的“為什么不去找假貨生產商和批發商”,劉律師稱已經將發現的假貨、仿貨生產廠向公安、工商等相關部門舉報。“據我了解,權利人也曾通過發布公告、寄送材料等方式告知商店停止購進、售賣假貨仿貨,但這不可能窮盡全國所有的商販。如果不打擊售假行為,對真正的權利人不利,甚至長遠來看,同樣不利于這些商販自身,他們會始終欠缺法律意識和品牌意識。”

        專家分析:

        一定程度上有利于改變消費習慣

        城鄉小超市被集中打假,這在中國人民大學經濟法教授史際春看來,一定程度上有利于提升消費者的消費檔次,改變消費習慣,也利于推動產業升級。“過去大家收入不高,市場上的商品競爭主要通過低價,隨之低質,可能侵犯了知識產權也無人追究。但現在經濟不斷發展,要推動產業升級,就不能單純通過低價取勝。如果的確是合法的權利人進行維權,沒有敲詐勒索,這就能督促商家在日后進貨時,主動拒絕購進假貨和侵權商品。”

        關于辨別品牌困難的問題,史際春認為對于從業多年、經驗豐富的商販來說,應當比較清楚真假貨的品質、價格差異,那是為了追求利益的選擇。“部分城鄉小超市之所以購進價格低或質量低的產品,很大程度上為迎合當地消費者的購物需求。”史際春表示,如果銷售終端的商家因售假、侵權付出代價后,主動抵制,選擇購進檔次高一些的貨品,那自然也有利于當地消費習慣的改變,提高產品檔次。沒人賣低價低質的假貨仿貨,也就沒人買,自然也沒人生產,這也促進了對造假源頭的遏制。

        法律支招

        遭遇打假維權訴訟的商家要懂舉證應訴

        “首先,我們要明確商家不應銷售假貨及侵權商品,沒有假貨的市場才是我們期望的市場。其次,作為不知情的商家被訴,應該積極應訴,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。應訴時,需要舉證證明自己的進貨渠道,包括發票、進貨清單等。如果自身確無售假、侵權行為,還應舉出商品檢測合格證、商標注冊證書或者授權使用協議等,證明銷售的合法性。商家進貨時,就應向批發商、廠商等相關方索要這些單據、文件等。”西南政法大學知識產權研究中心副主任曾德國表示。

        此外,曾德國認為市場上品牌太多,難以一一辨識,但超市、商店作為經銷商,應該對自己經營的商品負責,包括產品質量和不侵犯他人的權益。為此,他提出幾點建議,首先,經銷商應該對自己的供應商(生產商、上游經銷商)進行調查,尋求正規的生產、經營者。其次,要求供應商提供營業執照,商品檢測報告,注冊商標證書或者許可使用協議等資料。另外,如果自己鑒別有困難,可以向專業人士請教。

      (作者:    責任編輯:劉博)
      最佳倍投方案 稳赚带图

      <b id="i8nhx"><optgroup id="i8nhx"></optgroup></b>
      <track id="i8nhx"></track>

        <b id="i8nhx"><optgroup id="i8nhx"></optgroup></b>
        <track id="i8nhx"></track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