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 id="i8nhx"><optgroup id="i8nhx"></optgroup></b>
<track id="i8nhx"></track>

      靖江網>閱讀>魁星閣旁

      芥子園那些事兒

      來源: 靖江日報 日期:2018-10-20 10:03

      那天的情形一直記得:晴好的天氣讓周圍一切都明亮起來,那只黃嘴畫眉不知什么時候居然出現在窗外,出現在暗綠的榆葉叢中。它歪著頭朝我對視一下,又一下。數不清的塵粒在陽光下飛舞著,漫出細碎的金沙。我鬼使神差地抓起一支鉛筆,不假思索地在筆記本上描了下來。

      ?

      說來自己從小是喜歡寫寫畫畫的,小學一年級第一節課的美術作業是朝陽的葵花,不知道是不是那舒展俏麗的葉瓣勾得幾分像樣,老師居然給了三顆星。葉瓣流暢靈動的線條自那開始常在記憶里延伸開來,細細的觸角不時撥弄我稚嫩而又敏感的神經。我迷上了畫畫,認真請教老師后,一本正經地從新華書店買來《芥子園畫傳》,小心翼翼找來當地工廠半透明的繪圖紙包了起來。

      ?

      在那個無論精神還是物質相對匱乏的年代,《芥子園畫傳》是中國畫研究和學習的至尊寶典。臨古是初學者必經途徑,范寬樹法、倪云林樹法、王維樹法、劉松年雜樹畫法、松樹畫法什么的自然一一臨了下來。或許是天生有幾分繪畫的基因吧,平素對毛筆遠不如鋼筆熟稔的我沒有多久腕下就頗有些感覺。興沖沖卷起作業給專業老師指教,對方果然肯定加鼓勵。這下更是熱情高漲,干脆把臨古作為每日一課來要求自己。毛邊紙買來了,仔細對折后三十多厘米見方,上下釘好,每本厚厚一摞100200頁,我給自己規定每天臨滿兩頁。

      ?

      參加工作了,工作熱情同樣高漲的我幾乎天天加班,往往只能晚上10點多鐘甚至更晚回家后才能有自己的空間。真是年輕好勝精力旺盛啊,居然每天不落循序漸進,點、勾、皴、染,枯、濕、濃、淡,每一招式認真揣摩仔細推敲。聽說文化館辦了國畫培訓班,趕緊和畫友一起報了名。那個畫友多才多藝,寫詩作曲畫畫無一不能來兩手。培訓班要求學員準備好相應的畫材及寫生用的畫夾。當時并沒有現成的畫夾賣,我問咋辦,他說好辦,我來幫你做一個唄。三天后他就送來了,藏青布面的畫夾40公分寬60公分高,軍綠色帆布背帶斜角釘在一面,有棱有角方方正正。我拎起背帶挎上肩頭,眼前閃過畫家們旁若無人水榭林邊勾抹涂染的瀟灑勁……這就叫藝術家哎!我滿心歡喜喜上眉梢,像是看到明天的自己,連聲謝謝謝謝謝謝啦。日子一天天過去,一個個安靜的夜晚,我守著一盞淺淡的孤燈,打開畫傳,翻開我的“作業本”,就在芥子園的世界里漫步、云游、對話,那些山石叢林從遠古里漸行漸近,那些花鳥魚蟲從舊頁中活泛起來,那些亭臺樓榭在飄渺間回歸真實,那些販夫走卒的吆喝聲此起彼伏……不知不覺間,臨滿厚厚幾大本。

      ?

      日子總是充滿變數。沒有多久,我的工作崗位由機關調整到基層一線,雖說是領導栽培厚愛有加,但畢竟頻繁的值班加班幾乎沒有了自己,再不久結婚懷孕諸多因素,我的水墨臨寫之旅不知什么時候擱了下來。后來又經歷幾次遷徙,我一直把畫傳、畫夾、臨寫本在身邊,從老家到南京,從寧夏路到湖南路,再到迴龍橋草場門,直到現在的河西聚錦園。一次搬家整理時,我用抹布把畫傳上的灰塵細細撣,丈夫拈出那臨寫本翻了又翻,情不自禁不無惋惜道:“當年的你能寫會畫,也算才女一個哩!”我一愣,一時無語。

      ?

      或許冥冥中上帝早有安排,那一天,我終于重拾畫筆水墨作伴。一番翻箱倒柜,挑出伴我走過春夏秋冬的《芥子園畫傳》,包紙已泛黃且破損,卻仍然溢出滿屋墨香,我把它捧在胸前,亦如多年的故友般溫暖、貼心。你來或不來,我都在這里;你好或不好,我都認你。

      (作者:許麗晴    責任編輯:夏傳濱)
      最佳倍投方案 稳赚带图

      <b id="i8nhx"><optgroup id="i8nhx"></optgroup></b>
      <track id="i8nhx"></track>

        <b id="i8nhx"><optgroup id="i8nhx"></optgroup></b>
        <track id="i8nhx"></track>